首页 摄影 视频 创意背景 设计模板 GIF动图 免抠元素 插画 办公文档

摄影师翟红刚作品《黄河厚土》参展丽水摄影节

2021-11-24 19:27:00

  11月17日晚,2021丽水摄影节开幕式在浙江丽水举行。到场馆看影展,上互联网互动交流,2021丽水摄影节“云上云下”齐开展。

  2021丽水摄影节共收到国内外8717名摄影师、策展人和171家组织机构的6013个展览报名,投稿数量是上届2019丽水摄影节的近3倍。摄影节组委会在其中精挑细选887个摄影展,进入2021丽水摄影节九大展区。

  摄影师翟红刚的《黄河厚土》系列作品入围此次摄影节,并在万像摄影坊展区进行展出。

  展览由策展人朱晓兵策划。

  2021丽水摄影节万像摄影坊展区,影友在参观翟红刚的《黄河厚土》影展。

  《黄河厚土》是摄影师翟红刚的一个长期拍摄项目,他穿越河南、山西、陕西等多个省市,沿黄河两岸拍摄下这条母亲河与周边人群的影像。

  以下为部分参展作品:

  作品说明:黄河边放声高歌,为广场舞练声的中年女性,《黄河厚土》系列

  作品说明:永昌陵附属建筑的遗迹,《黄河厚土》系列

  作品说明:运城盐湖景区,拍模特走步视频的年轻人, 《黄河厚土》系列

  作品说明:黄河水在小浪底水库沉淀涤清,岸边堆满冲击而来的枯木,《黄河厚土》系列

  作品说明:风陵渡,冷风中垂钓的人,《黄河厚土》系列

  摄影师自述:

  黄河,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脉北麓的卡日曲出发,蜿蜒向东,经过九曲十八弯,流经大半个中国,奔入渤海。

  当黄河遇上黄土,黄河变成泥河,黄土高原则变成了千沟万壑。

  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黄土高原曾经孕育出最早的中国人,但这片大地,却时常以苦难形象示人。它似乎从来都没有过大美的风光,有的只是洪水之灾,劳作之苦。

  但数千年前,在《诗经》之中,曾用“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来形容黄土高原的风光。那时,这片土地上野鹿成群,遍布着森林和草地。随后数千年农耕文明的发展,森林植被大量消失。黄土,因为疏松而易于耕种,但这也成为其致命的弱点。每年,接近12亿吨的黄土被黄河裹挟而走,8亿流入大海,4亿沉积在河道。

  百万年来,黄河始终流淌向东,它塑造着大地的形态,也塑造着沿途百姓的性格。如今,再次沿着黄河而行,在这个充斥移动互联、直播消费、行业内卷、选秀打投等概念的当下,我们看到的是怎样一个中国?

  策展人评论:

  这是翟红刚的一个私人拍摄项目,具有作者个性化摄影作品内涵的演进与表达,这些源自主观视角的图像在突破视觉表现的极限,并试图打破框界。

  在此我们不能用普通的摄影语言来界定,他的摄影已不再是机械地记录自然景观,而是成为人和自然的一种独特的对话方式。从人类学的角度延伸景观摄影的视角,展现了人对自然的特殊感受。将景观摄影的探索空间和人类的生存价值紧密关联,引发对自然和社会的多维思考,创造出一种耐读的摄影语言。

  我们热爱并且用艺术形式去表现自然,也是人们对美好与生命的一种追求与向往。任何一个时代的艺术家,都在不断的去尝试创新与革命,用艺术去看未来。从这个角度讲,摄影上的创新改革,都具有当代性。

  翟红刚在这里更强调一种当下的瞬间,而故意放弃了对视觉效果的夸张修饰。的影像不是去借助幻象去构建自己的“理想世界”,而这些影像更像一张张随手拍摄的“纪念”照,却印记着一个时代的特征。图像在这里是一个被观看对象、一个认识对象、一个可对其进行阅读和阐释的文本。同时我们又能感受到岁月痕迹的影像,画面中稀少的线索,带我们回到“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的历史,如今都隐隐藏在他的《黄河厚土》中。

  景观这种介于纪实与观念之间的摄影类型已逐渐作为中国当代摄影实验的新热点,并在最近几年内表现得非常活跃。这是一种对本土艺术与现实关联的探讨在新维度上的重返。这是一个记录者,向读者们展示他曾经经历现实与理想挑战的过程

  摄影,更需要走出柏拉图的洞穴,影像更应该包含了摄影师对于生命、自然与美的探索。这样才能给我们带来启发,观众将看到的不仅仅是视觉表象,而是对这个世界的思考。然而一个社会发展模式的转变,不仅要求翟红刚视觉的更新,也同样要求每一个社会成员觉悟的进步和行为习惯的改变。

责任编辑:孙先进 SN216